當前位置:pk10官方走势图 > 新聞資訊 >正文

英格兰u23联赛官方网站: 張敏作品展之《頤齋仙方》主題創作

2019-05-06  |  來源: 美術傳媒拍賣  
這套由我與父母合作之作品,則被父親命名為“頤齋仙方”。父母繪畫書法之技藝,自是精深博大;我之印拙,且不說相提并論,相去直可謂云泥有別。
導語

pk10官方走势图 www.bhczfh.com.cn 香染一念——張敏作品展

展覽時間:2019511-16

開幕時間:2019511日下午2:30

展覽地點:恒廬美術館

(杭州市上城區南山路202號)

 

《頤齋仙方》

【畫家題解】

中草藥植物入畫,宋人早已有之,但明清人畫得更多更常見。最著名者有明代二十家《賓芝圖及題詠》。集明人文嘉、張燕翼、王穀祥、居節等人畫靈芝十二幅。此作品現以322萬元成交于嘉德2011年秋拍。清代有《御園瑞蔬圖》,是著名宮廷畫家蔣廷錫在雍正三年十月初五為皇上所畫,此幅畫作中所繪的九根萊菔和九頭靈芝,擁有至尊、吉祥、富貴的寓意。聞此畫由大收藏家張伯駒先生于1937年購得,并在上世紀60年代捐獻予吉林省博物院。

《頤齋仙方》組畫中的花花草草,都是我先生患疾后由鮑曉東中醫師診病切脈開出藥方中收錄的藥材。是早期用二十七味藥組成大藥方中的十幾味藥。每次望聞問切診脈后,處方上都會有調整變化;可它們是出現頻率最多、被撤換次數最少的核心藥材,幾乎是組成藥方相對穩定的框架基礎。

檢藥煎藥是我每天要做的功課,從不假他人之手,因為不敢怠惰。先生日漸康復,喜由心生,所謂:心誠藥靈;因為歡喜,畫圖頌之。共畫圖一十五幅。先生擬題為《頤齋仙方》。兆典為治印15方以奉,添光加彩?!兌謎煞健紛榛」胖位派刃問?,以求淵源有自;釆用圓形構圖,在中國文化又有圓滿、吉祥之意。
 

【題跋一】

頤齋年五十六,正逢壬辰年歲秋,乃罹大恙。往返京杭四載,至丙申病愈。其間西醫治急,而中醫緩養。不避繁難,終成正果。昔賢云:久病成良醫,斯之謂也。今録四載所服中藥十五味,曰:紅花、莪術、鳥不宿、夏天無、白鮮皮、威靈仙、蘇木、甘草、益智、防風、祖師麻、川烏、北沙參、徐長卿、浙貝母。張敏遂發為畫,得十五扇團,兆典為治十五印,亦妙思也。戊戌陳振濂。

 

【題跋二】

兆典學鐵筆巳歷年半。初學漢印,未能精妙;其后拜名師、求佳譜,焚膏繼晷,夙興夜寐,略得入門之樂。而自知學藝如登山臨海,正遙遙無期也。己亥春,內人張敏將有個展之舉,工筆作中草藥計十五品。古之花卉畫,未見有以藥材為專題者也?;?,取名曰:《頤齋仙方》,以記壬辰丙申之厄、而慶今之重生也。兆典乃曰:《頤齋仙方》既有畫,豈可無印乎?慨然作五分大印,以題其耑。予嘉其大印得趙撝叔風神,取法端嚴而不俗。取為畫引,有何不可?故為志數語以張之。己未二月二,龍抬頭之日。陳振濂。

 

《頤齋仙方》主題創作序

陳兆典

再次為家母寫序,我深感惶恐。

這兩年來家母重拾畫筆,可欽可敬可喜可賀,此次畫展便是一種集中的展現,展現傳統的技藝,也展現了浪漫的思想。然則《序言》不能只談繪畫如何,更要解釋一下為什么會有此次畫展,了解來龍去脈,比畫展本身也許更為重要。

2016年夏,頑劣如我,忽得開蒙。其實并非我自悟,而有一番特別的機緣巧合。猶記當年夏日炎炎,我在家中作畫數張,以現在的眼光看來自然不足之處甚多;但當時志得意滿,頗為驕狂。遂向父親借閑章數枚,以圖全功。未曾想電話雖通,卻忽遭訓誡斥責曰:“學藝數載,畫不足取,書法更不足論;不想印也無有一枚,如此稀松之輩,安有臉面來借老爸之???可速去”!現在想來,其言本非虛。然當時忽遭如此“悶棍”,真真是氣喘如堵,胸悶如鼓。心中悻悻之恨,不可言說。于陽臺久駐,望之于外,見樓下人如群蟻,車如紡梭,不禁痛下決心:“自己學印,不求他人”!又過月余,思來想去,估摸此事受斥已過,便于飯桌之上提及學印一事。父親神色淡然,只問欲學篆刻理論乎?欲學篆刻實踐乎?遙想前日之當頭悶棍,便答欲學實踐。父親神色愈加僵硬,命我日日描摹漢印,卻不準動刀,直言先須磨汝耐心,并放言曰:“以汝之稀松脾性,我斷言爾絕無撐過一月之可能。”

后續之事,變遷日多,中途也有一時之放棄。直至2017年末,有幸拜名家為師,最后終是堅持下來。現今不敢自稱學印有成,但已略有心得。而為何要說學印之事,是因為在這段時間,我們家發生了一件大事。

父親于2012年至2015年偶然罹疾,因藝名頗盛,天下傳言,街頭紛紛,巷陌皆知。頭尾掐算,約三年有余。在這期間家中事務繁雜,老父奔波于杭滬京三地求醫問藥,在沒有確診的那段時光中,父親的健康起伏沉浮,實在是如同架在脖頸上的鋼刀,始終懸而未決,卻明晃晃冰冰涼,宛若控弦懸劍,未知何向。只得小心翼翼,須臾不敢稍有怠忽。在那時候無論是父母,還是我的心理壓力,都可想而知。中途諸多醫生名家診斷,眾說紛紜,卻難定數;各種傳言推斷,聽的我后脊發涼,實在是六神無主。最后拖延年余,也幸得薛、趙、胡諸圣手和杏林諸家如鮑公妙診,觀其表征而確其內里,多方會脈,確定病灶所在,施以針藥,中西醫藥雙管齊下,治病護體,水火相濟,方保得家父綿延痊愈,今日精神矍鑠,尤甚往昔;我心下之樂,無需贅言。

這幾年時光,母親殫精竭慮,在情況不明朗之前,不得不奔波各處,求醫問藥,取舍優劣,其間壓力,無不讓人感嘆。其心之誠,其意之堅,實是巾幗豪杰作派。母親軍隊大院出生,竊以為據此事亦可見微知著,自小浸染在軍隊環境,軍隊是國家的脊梁,母親則是我們這個小家的脊梁。現在想來,家母本是柔弱女子,學藝稱工筆花鳥,最是浪漫抒情。坦言一生只求春花秋月,不想理會人間風霜。而在此時卻成為了一個家庭的主心骨,各種擔當,各種決斷,在疲憊憔悴的面容之下,展露颯爽之姿。雖然暗夜之中也有驚懼,人后獨處之時也有惶惑,但在配合醫囑這件事的判斷上,卻無一錯??梢運凳瓴∫?,得以東山再起,起碼有一半是母親決斷正確所救,另一半自然是諸多名醫合力之功,或許還有幾分飄渺卻無法捉摸的天意。

以前常聽故事,年輕人求佛,最后一個高僧說:這世上之佛,非求泥塑木偶。你只看誰在你到來之時倒穿著鞋子出來迎接,那便是佛了。在多年后年輕人回到家中,發現這世上眾生,只有母親不是倒穿著鞋,而是連鞋都沒穿就出來迎接。足證佛就在身邊。此言非虛此事。現在寫來,寥寥數言,各種艱險,心中之苦,難以付諸筆端。但是我卻越覺得母親一心救人,此時度的人只有兩個,一是父親有恙,須緩急濟之;二是兒子,須盡心塑他人生。不談別人如何,在丈夫和兒子眼里,這與菩薩并無二致。在父親強健如初之后,母親則發揮藝術家的本能,尋找在最危急時刻父親使用的典型藥方,取其中最重要的15味藥材,繪畫創作,以此紀念這在我們家徬徨迷離的一段特殊時光。而我則附家母驥尾,雖然不才,喜悅之心也頗得之毫末。自家母始畫此藥方之時,遂發宏愿,愿作15方藥名小印,以作錦上添花之舉。

這套由我與父母合作之作品,則被父親命名為“頤齋仙方”。父母繪畫書法之技藝,自是精深博大;我之印拙,且不說相提并論,相去直可謂云泥有別。然此組篆刻,自學印伊始直至漸入佳境,印章風格雖然多變,或仍落徒有其表之失,但它本是一種從幼稚到成熟的漸進過程。失亦是得,如是而已。

此次畫展,本不欲自曝其短。然則“頤齋仙方”畫、書、印三聯,實起于我家三人憶舊念新之愿,在我印學一道,最稱末技,只待求教諸位師長方家賜我指正批評而已。

母親二次畫展已近七年,為兒不敏,然親歷其境,甘苦自知。七年來點滴耕耘,坎坷曲折:皆在家人心下,亦皆在世人眼中。言語蒼白,不可述我心中感慨之萬一。若言天下百愿,為兒只愿家慈壽增百歲。那略顯風霜的臉龐,實是可以比年輕時候更加美麗。

掃一掃,下載APP

掃一掃,關注微信公眾號